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将帝妃

上架时间:2018-03-26

将帝妃 已完结

将帝妃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风砂沫 分类:穿越架空

她本为夏朝摄政王,为完成先皇天下再次归一的心愿,执掌夏朝半壁江山,手中军权在握,却因一场倾国之战后夏朝君主将她以容阳长公主之名义而下嫁曌国三王爷苏倾为妃,苏倾娶她那天,铁军开嫁道,锦红由夏朝摄政王府直通曌国三王爷的瑞王府,她为他清了将她放在心里待她百般好的太子,助他夺帝位,她领夏朝百万大军直攻夏朝,夏朝刚正之臣咒骂她为无情无义的叛国贼子,那日夏朝满朝臣子皆被她亲手所诛,辉煌的大殿之上被血染尽,他只是在一旁浅笑若桃花的看着,看着她的家国,她的臣子死在她的手中。 西凤太子为她倾覆西凤江山,只为让苏倾懂得惜她爱她,苏倾站在她身旁,长剑刺入了西凤太子的体内,她,视而不见。 她身边生死相随的数名手下,因看不惯苏倾另再娶大闹婚礼,险些被苏倾赐死,她,充耳不闻,心却在默默的化为尘埃。 大草原王耶律风向苏倾以归顺为由,请她下嫁草原为大妃,他挥手百万大军直击大草原,她以为,那便大概是爱。 耶律风因她而归顺,却是一顶红轿,娶回了一场梦,他问过她,这么做,值得吗?她浅笑不语。 本以为天下既定,她也该幸福了。却不想,苏倾一碗毒药赏赐于她,当天无数暗卫血染凤宫……她淡淡一笑,一手带起百点冰花,血染一身。“自古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游戏人间梦红尘,唯情一字信伤神。

  何苦来哉心憔悴,不如长做只身人。

  天时二十七年春,夏国永安国都永安皇城富丽堂皇宫大殿之上,皇帝夏天临高坐皇位之上,威严而尽显尊贵的龙袍衬着他那炽狂的怒火,佛寺开过光的念珠在手中不停的转动,这些年夏天临宠美人、远贤臣、亲小人、甚至重徭役,夏朝近千年的基业,自他登位以来近二十年,百姓哀怨,民不聊生,而此时大夏帝国里面满朝臣子皆是低眉垂目,面色凝重,生怕一个不小心惹火上身。

  “放肆,想他曌国当年还是大夏的一个小小郡洲,而今竟然敢公然来犯我大夏,尔等文武百官里面竟没有一个能上前线去支援,朕要你们何用。”夏天临手中的奏折狠狠的往桌子上面一猛的站起身来,双手撑着桌面,佛珠碰击桌案发出巨大的声音让众臣头垂的更低,夏帝怒视众人,夏国是四国中最强的一个国家,换句话来说,实则其他两国,西凤、曌国都是从夏国分裂而出,经过了几百年,曌国也日益壮大,然自他从先皇手里传了位开始,便还没有发生过战事,而今,曌国公然来打夏国,定然是有所图,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夏紫候?难道真的要如先皇与国师所言,夏国要交待在她一介女子的身上不成?

  “摄政王为何不在?”皇帝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回皇上,摄政王让人知会说今日不上朝。”

  “皇上,这是曌国三王爷派人送来的书信。”一名宦官将书信速速的交了上去,皇帝怒目接过一目十行之后将纸张毁灭殆尽。曌国的苏倾什么意思?明知现在朝上朝下七成的权力都集中到了夏紫候的手中,却再派人交了这请婚书来,他的女儿,岂是曌国区区一个三王爷可以随便染指的,夏帝站在朝堂之上,忽而策手一笑,这件事,便先压一压吧。夏帝心中坐岸观虎斗的算盘打的铮铮响。

  而此时的夏紫候,正坐在摄政王府里九曲回廊的水上兰亭里,亭子四周水波纹动,映着水岸边的柳树枝桠以及那丛丛而出的阁楼高宇,一袭紫色长袍,玉冠斜戴,面颊左边金黄的面具随着水纹闪闪,右侧胎记猩红可怖的从细长的柳叶眉边混乱而下直至下颚。她慵懒的抬眸细细的望着那副棋局,神色清冷间以白皙如玉微带细茧的指执起一枚白子落下,随后老神在在的望着对面气宇轩昂的男子,此人一支淡白色簪子束在发间,淡色的衣袂随着风动了动,神色间除却不可比似的气度风华之外斜飞入鬓的眉偶尔伴随着动作微微的上挑,对眼前的人更是盛满了敬重之色。

  “前线战事开始吃紧了。王爷打算何时动身?”凤聆神思了半响终于落下了一子,现在还是初春,微风吹着树上为数不多的叶子。

  “不急,既然他辞了你的官,就让他一个人忙会,反正这么些年,也不见他惧怕过。”夏紫候抬眸拾起一枚白子继续落下棋盘,凤聆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了,都不见皇帝管过些什么事,如今曌国打进来了,也是该让皇帝一个人急一急了。眼前的女子,从三年前回来之后就开始涉入朝堂,原本的朝堂落了七分到她的手中,一时之间名声鹊起。让他不得不相信,女子如果狠起来,同样不容小觑,甚至有一丝幸运,幸运自己是跟她的。

  “曌军已经破了渭城了,下一步,便是云城。”凤聆执着黑子的手紧了紧,虽然知道她做事自有分寸与谋计,但是,如果云城被破,那就完全可以直攻永安皇城了。他凤家本世代都是将才,到了他这一辈,就只有他这么一个人了,手中的兵权虽然有,但是也不及她三分之一。

  “怕什么,别忘记了本王养的那五十万兵马。”凤聆猛然抬起头来,这事谁都知道,当初就是因为她私自招兵买马而险些被皇帝以意图谋反而斩了,后来大家都当成了是子虚乌有的事件,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更没想到她竟然告诉了自己。

  “本王养五十万兵马,嗯,大概是从爷爷仙去之后便开始了罢。“凤聆低眉不敢再去多想其他。这五十万兵马,既然是那个时候养的,必然跟先帝爷有关。只是,当先帝遗诏,让她在及笄之年任摄政王之位的时候,确实也将这些人吓的不轻,一时之间,不论哪个方位,都有人在说夏国丑王爷夏紫候的事,几乎把先皇封的容阳长公主的原封号给忘记了。

  “启奏皇上,三年前开始,长公主位立摄政皇,手握五十万兵权,此事,如若长公主前去,必能扭转乾坤。”丞相吴浩一身朝服正气刚然的站上前去,心里暗叹还是长公主有见地,早在三年之前就布下了防线,而今也不至于落得个无兵马回应的地步。心里对长公主更是敬上几分,先皇曾说过,若是女子真能比得过男儿,便是女子为皇又如何。正是因为这话,才令皇上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夏紫候防到了极点。

  “混帐,一介女流之辈,如何能扛起夏国整个天下?吴相莫非是糊涂了?凤聆将军何在?”夏帝一听,眉头微皱,眼晴里面放射出一抹狠毒,那五十万兵马,他知道,三年前名曰招兵买马,其实是将先皇的那五十万大军招了进去,如果这个时候能将她的兵权削减……候儿,莫要怪父皇狠心,只是,父皇的大好江山,断不能交待在你的手上,否则,朕下九泉如何向先皇交待。

  “皇上,凤聆将军已辞官了。”还是被您亲自辞了的,一旁的老太监一脸无奈。

  “那就给朕将人再找出来,难道还要朕亲自去请不成?”吴丞相站在那里静若清风,全然没有被皇帝的怒火扫到,只是淡淡的再回了一句“凤聆将军正在跟长公主下棋。”

  “放肆,朕要你们何用?太子何在?”皇帝将桌子上面的奏折通通扫到了地上,已经攻破了渭城了,渭城可以说是夏国的第一道防线,皇帝坐回椅子上,抚着眉眼,之所以让喜静的夏何当太子,本是想激发他的心性,却不想,三皇子夏木也爆发开来,原本的计较就成了长公主与三皇子之前的较量。

  “回皇上,太子……太子去云游去了。”皇上身旁的人咚的跪在了地上,脸色平静的朝夏天临道,这皇上也不知道发过多少回的怒了,每一次都是因为太子的原因,太子本身不喜朝堂,二皇子已经出了家,三皇子是最适合当皇的,皇帝却偏偏不让,长公主自从云游回来了之后,便整天的往军队里面跑,甚至开始干预朝堂,但却也不差,哪里发了水,第一时间让人前去支援,哪里闹了悍,也第一时间让人送去需要的物品,甚至还修了难民所,让难民自食其力的在那里住着。三皇子为人自视清高,在朝中不断的拉拢小人,自然的亲小人的皇帝也就偏向了三皇子那一边,对长公主倒是成了恨不得诛之而后快。

  “云游?他好大的胆子,身为太子,放着国事不理,竟然去云游?去,派人给朕把他找回来,夏木哪里去了?”皇帝火大的身旁的人,那人一个哆嗦,直直的就跪了下去。皇帝您醉卧美人妃的床榻里都这么多年没有上过朝了,如果不是摄政王在管着,早就倒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