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爱情面具

上架时间:2018-01-04

爱情面具 已完结

爱情面具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隐桑 分类:总裁豪门

大婚当前,新郎却跟小三跑路了,为了报复他,我跟隔壁邻居发生了关系,本以为这是故事的结束,没想到这只是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直以为陈希睿是爱我的,我们从大学相识,相爱,相知,然后毕业,一起打拼,努力的工作,一路的感情长跑六年,终于在这小小的二线城市买了房。当然每个月除了还房贷之外,我跟陈希睿还有多余的钱去小资一把。

令我兴奋且隐约期待的事情就快来了,就是下周我跟陈曦睿就要结婚了。酒店就定在华安国际大酒店。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我今天定这个酒店的两个小时前,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我看见了我的未婚夫,跟一个长得像妖精一般的女子在大街上公然搂搂抱抱,互相旁若无人的接吻。

一时间,我的心都碎了。正如歌词所唱,爱情只是个泡沫,脆弱的一触即破。现实有时候还真是如电视剧中那般,处处充满着狗血。

当然,我呢,也不可能像电视剧中演的小白一样,哭唧唧跑走,我踩着高跟鞋,咚咚咚地走过去,发现这个长得像妖精一般的女子竟然是陈希睿同一个部门的同事。

陈希睿看见我的出现,脸色有些惊慌失措,随即又恢复了常态。我看见他将眼前这个小三拉到了一边,轻声细语地跟她说些什么,然后那个贱女人就离开了。

这个女人,我不仅第一次见过她,在我以前,现在的生活中,她总是以嚣张的姿态映入我的眼帘。可,我那时候,偏偏没发觉这个女人跟眼前这个男子的奸情。

我跟我即将要订婚的未婚夫站在这个即将要结婚的酒店门口,我忍着痛,心有不甘地问道:“你跟她在一起有多久了???”

陈希睿不假思索地说道:“十二个月零一天。”说完,他的脸色就变了,霎时间惨白惨白。

我顿时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瞒着我,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有一年了,时间还记得日此的清楚。我伸手想给这个渣男一巴掌,结果我的手却被陈希睿狠狠的钳住,不能动弹,我皱着眉,强忍着泪水,问道:“凭什么你背叛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你还要跟我结婚?凭什么?”

只见陈希睿一脸正人君子相地说道:“因为,我想对我们之间的感情负责。”

“去你妈的负责,你当我跟你那小三一样傻逼吗?”我终于忍不住泪水,委屈地吼道。

我看见陈希睿脸上一脸的嘲讽表情,头也不会地走了。只有我在这酒店门口傻傻的站着,我明白,这个婚是结不了,可婚纱照也拍了,摄影师也请了,宴会的酒店也定了,下周我爸妈不远千里地要过来了,还有大家的喜帖也发了,我才发现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两个小时后,我回到了新房里。

不一会,我听见门外开门的声音,估摸着陈希睿跟那女子欢愉好了,回来睡觉。我不禁在心里冷哼。

可没想到的是,陈希睿竟然看都没看我一眼,打开衣橱,收拾收拾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难怪前些天,一直不归宿,还骗我说公司一直出差,把我哄得团团转。现在想来还真是可笑,他明明是去找那个贱女人去了。

“怎么,今晚那贱女人又要喊你出差啊?”我面带嘲讽地问道。

陈希睿停顿了一会,将手上的东西放了放,幽幽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边收东西边说道:“你现在的情绪极其不稳定,等你的情绪稳定一些,我们再坐下了细细交谈。”

“你他妈让我怎么稳定?婚礼什么都弄好了,你现在说走就走,你还有没有良心?”我近乎嘶吼道,甚至将他手上的衣服扔到了地上,踩了好几脚。

这下,陈希睿彻底被我激怒了,两个眼睛死死的盯住我说道:“想要结婚的话,别把我们的关系弄得那么难看,到时候,谁也下不了台。”

我有些愣住了,眼前这个男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胁迫我吗?

陈希睿见我不说话,继续说道:“张婷媗,我告诉你,我愿意跟你结婚,是看在我们往日情分上,婚后,我的事情,你一律不许插手。”

我被陈希睿这句话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没想到,陈希睿竟然这样对我。

“怎么?你瞪着我做什么?”陈希睿打量了我一番,满脸嫌弃地说道:“张婷媗,你知道么,不是我嫌弃你,要换做别人,看见你现在这样,早就走了,跟你出门买菜,你跟人家小菜贩为了几毛钱都能拌嘴吵起来,买个东西总是挑来挑去,衣服永远是那几件款式,跟不上潮流。我跟你在一起我都觉得丢人。”

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愣愣的站在原地,回荡着的是陈希睿刚刚的话语,我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跟我一起生活了六年的未婚夫。

陈希睿看着我面无表情,更没有刚刚的泼辣劲,似乎更想雪上加霜一番:“张婷媗,你已经132斤了,每天下班后除了做完家务,就躺在床上抱着电脑吃着零食的看电视,嘴里吧唧吧唧的声音,真的令人很反感。”他无奈地摇摇头,背着包就往外走了。

我呢,条件反弹一般跟着他走出门口,就听见他继续说道:“张婷媗,你放心吧,婚礼还是会在下周照常进行的,只要我们的关系不像今天这么僵,那么,那天我们一定是全场最幸福的一对。”

我呆呆的看着他关上了大门,就像关起了我心中的最后一扇门。

从卧室出来的时候,我没有穿拖鞋,两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感觉。我面如死灰地跑进了卧室,站在镜子前,看见如今的自己,心中万分的悲凉,我的眼泪像断了线一般禁不住地往外流。

想起如今的生活,似乎很久很久没有人喊我美女了,记得上大学那会,我在班里长得还算标致,体重只有一百斤,腰细腿长,净身高169米。那时候我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陈希睿是班里的团支书。同样在一个班里,班级里的事情他都找我商量,一来二去,我跟他就谈起了恋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