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至尊仙瞳

上架时间:2018-08-27

至尊仙瞳 已完结

至尊仙瞳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醉酒 分类:都市异能

落魄青年叶文轩被未婚妻抛弃,却偶得至仙瞳,能够看破一切,叶文轩逆袭都市,一飞冲天。 赌宝,捡漏让他声名鹊起,慧眼称神。 仙法,道诀让他修仙健体,医道无双,未来拥有无限可能, 不仅宝物在手,还要财色兼收。 高傲冷艳的美女总裁,火辣性感的大明星,清纯可爱的校花纷纷出现,叶文轩凭借至尊仙瞳,走上人生巅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文轩,你凭什么不让我说?”

“你瞅瞅你,一穷二白,没个正经工作也就算了,但你看看你,你给我什么?好点的衣服买不起,好点的房子住不起,你哪一点能配的上我?我林静苦哈哈的跟着你这个土豹子这么多年,就只能这么委屈?你妈什么时候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生病,纯心找茬是吧。”

“明明知道明年就要结婚了你们家却偏偏来上这么一下,我看你们就是诚心的。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同意了和你订亲,我看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一辈子都爬不起来的软货。”

南州市中心医院的一间病房里。

一个穿着穿着明黄色上衣的卷发女人正刻薄的插着腰,一脸不善。

她紧抿着嘴唇,左手短胖的手指毫不客气的抵在叶文轩的额前,口中的话音肆无忌惮,半点都不留情。

“咳..咳咳。小静啊,都是妈不好,妈不该这个时候生病。你放心好了,妈的病自己心里有数,文轩挣钱不容易妈知道,都一把老骨头半截身子都快入土了,犯不着再给医院里扔钱。”

“小静啊,文轩这几年也不容易,看在妈的面子上你别跟他置气。你放心,妈绝对不会耽误你们结婚,看着你们俩能走到一起,妈就是死也值了。”病床上,一个又黑又小的中年妇人虚弱的咳嗽了几声,她撑着身子艰难的坐起身来,看着面前的儿媳妇满眼都是祈求。

“别叫这么亲热,你还不是我妈,我跟叶文轩也只是订婚而已,八字还没一撇呢。”

闻言,李静面色稍缓,她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见到叶文轩仍是默不作声,李静不由得面色一冷,手里的坤包直接怒摔在了后者的脸上,一脸冷道。“叶文轩,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怎么办?别跟一条死狗一样,你窝囊了二十多年,别在这个时候装死,你还算不算个男人?”

“李静,你不用说了。我妈这病我一定会给她治的,就算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惜。”

一直被训斥保持沉默的叶文轩目光忽的一凛,他叹了口气,伸手将赵芳芝的被子掖好,苦涩的看着嘴脸刻薄的未婚妻子,目光平静道。

“还治?叶文轩,你到底知不知道她到底得的什么病?那是肝癌,虽然是初期但也是必死的病。你家什么情况你心里边知道,要治你妈的病,你要花多少钱这不用我说,卖了你家的破房子都不够。”

“你要是没钱,你拿什么娶我?”

“今天我李静这话放在这,你要是非要给你妈治病,这婚我就不结了,你爱找谁找谁。我倒要看看,除了我谁还愿意嫁到你家来,带这个拖油瓶。”

见到叶文轩表态,李静登时怒了,狠狠的推了叶文轩一把,脸上的怒意都要滴出水来。

“文轩,你就听妈这一回,妈什么病,自个儿心里有数,这病咱不治了。”一边的赵芳芝听到叶文轩和李静的争吵,登时有些急了,她拉着李静迫切的想要下床却被李静一把推开。

“妈,你别说了,我打定主意了,别说不结婚,就算是倾家荡产,你的病我也得给你治。”叶文轩的目光冷了一下,扯了扯嘴角,尽管他心中苦涩无比,但仍是强撑着精神,微笑道。

“叶文轩,你…你好,好的很。我李静真是瞎了眼才会对你抱有希望。”

“今天这话可是你说的,这婚我们不结了,你可不要后悔。你就带着你妈这个老不死的拖油瓶过一辈子去吧。”李静恨恨的骂道,口中半点尊重也没有了。

“李静,你不要太过分。”

叶文轩目光一凛,寒光一闪而逝,随即陷入了隐没。

“过分?叶文轩,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难道真以为我李静离开了你就找不到更好的?我妈本来就看不上你,要不是我坚持我早把你甩了,谁知道你跟狗屎一样扶不上墙。既然你今天把话说了,那也别怪我心狠。我可告诉你,当初我们订婚的时候你家拿了六万块钱彩礼,一分都别想要回去。”李静刻薄道。

话音不留情,尖酸而刻薄。

叶文轩只觉得胸膛中升起一股子刺痛,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看着已经变质的女友,心寒不已。他的心中没来由的窜出一些怒火。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那个拥有着纯真无邪心灵的女友会变成如今这种刻薄的模样。

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叶文轩和李静一路走来磕磕绊绊,很不容易。叶文轩曾经对着星空发誓要让李静过的幸福,但没想到,他们还没有最终牵手就分道扬镳。

叶文轩知道自己出身不好,与大学时代同期的校友相比,他没有令人瞩目的家世背景,更没有那些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天之骄子那般在大学时代就能够打拼下身家的本事。

他…

不过是芸芸众生中普通在普通不过的一个小人物,微不足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对于李静,这个对他委托终身的女孩,叶文轩愿意付出一切,哪怕自己吃的差点,穿的烂点,也想让李静过的更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李静变得开始物质起来,她的目光不在关注叶文轩的勤奋努力,更不在乎叶文轩的感情。

叶文轩其实很能干,农村出身,无依无靠的野孩子,能够在毕业不过两年的时间在寸土寸金的南州市买了一栋房子,哪怕是二手的也足够证明叶文轩的努力。

但可惜,李静看不到。

Gucci,阿玛尼,爱马仕,普拉达,才是李静瞩目的焦点。

叶文轩明显无力负担。

若是这些,叶文轩都可以去忍受,哪怕恶毒的谩骂刻薄,他也可以忍耐。

但是…

叶文轩看着脸色苍白又黑又瘦的赵芳芝,这个从小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茹苦将他拉扯大的母亲,尽管她给不了叶文轩更好的生活,但叶文轩知道,赵芳芝为了自己这个当儿子付出了太多。赵芳芝不过五十岁,但现在却苍老的如同一个六七十岁的病老婆子。

可以说,赵芳芝的病一半是因为叶文轩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而得的,作为人子,叶文轩又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婚礼,而放弃为赵芳芝治疗,拿母亲的救命钱去享受自己的‘幸福’?

百善孝为先。

叶文轩愧为人子。

漠视母亲的生命,叶文远自问自己做不到。

“李静,既然如此我们就分手吧。你放心,相识一场,那彩礼钱我不要,你说的没错。跟着我,你的确没过过什么好日子,我选择放手,你可以追求你自己的幸福。”

“不过,项链请你还给我,那是我们家祖传下来,我妈给未来儿媳妇准备的。”叶文远叹了口气,他看着一脸怒气的李静,平淡的说道,心情却意外的平静下来。

“这么个破烂谁稀罕,还给你。叶文轩,你…你一定会后悔的。”

李静看着面无表情的叶文轩,心中竟然生出了万般的羞怒,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一直以来对自己百依百顺的软弱男人竟然敢平淡的说出分手。李静瞪着叶文轩半晌,猛的从脖子上的项链拽下扔在了地上,她满脸羞怒的跑出了病房。

“我不会后悔。”叶文轩摇摇头,低声对自己说道。

他弯着腰从地上捡起项链,却发现祖传下来的这条玉石项链已经满是裂痕,叶文轩的手掌紧了紧,却没想到破碎的玉石很锋利,一下子将他的手划开了一道口子。

叶文轩将玉石项链揣进兜里,连忙看去,却没发现沾染了鲜血的玉石项链猛然泛起一阵青光,直直的顺着叶文轩的皮肤钻了进去。

“文轩,是妈对不住你啊。”

赵芳芝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仿佛李静毫不留情的话彻底的将这位一手将自己拉扯大的伟大母亲彻底的刺痛,仿佛李静的一席话将赵芳芝所有的期待和向往都彻底粉碎。

“妈,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找不到更好的,这事你不用操心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您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给您再找个儿媳妇回来。”

看着赵芳芝,叶文轩心中愧疚,心中更苦涩无比。

一想到治病所需要的庞大的医疗费用,叶文轩甚至没有心情去祭奠自己已经死去的爱情。

“这**的生活。”

叶文轩苦笑一声,安慰赵芳芝睡着后准备处理一下伤口,可他还没来得起身,便感觉脑海中猛地升起了一阵无比刺痛的感觉,就好像被一柄大锤击中了头部一般,他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紧接着,他的双眼仿佛火烧一般,就连身体都一颤,站立不稳,险些晕死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剧烈的痛楚逐渐消失,叶文轩脸色苍白,只觉得头晕眼花,眼睛火辣辣的疼,他剧烈的喘息了一会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叶大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一个羞怯的女声响起。

叶文轩闻声便知道开口的是医院同床的病患刚刚过来陪床的女儿,她叫袁青青,是南州大学的大三学生。

叶文轩道了声谢,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可他的目光刚刚落在袁青青的身上,叶文远的眼睛蓦的睁得老大。

“叶大哥?叶大哥?”袁青青见到叶文远双眼发愣,连连追问了两句,却见到叶文远缓过神来,一张脸都通红无比。

“没事,青青,你帮我看一下我妈。我出去吃口饭。”叶文远脸色通红,他撇了一眼袁青青,便匆忙的丢下一句,随后便好像是屁股着火了一般,直接冲出了病房。

“叶大哥怎么了,真是奇怪。”

袁青青看着叶文远逃也一般离开的身影,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而跑的飞快的叶文远则是脸上一片通红,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此刻,叶文轩的脑子里全都是袁青青发育的含苞待放的火热娇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就在刚刚。

他的双眼竟然将袁青青的衣服全都看穿了…

这怎么可能?

猜你喜欢